1. ■其實可以不同路/杜曉月
  2. 遊行不只是聯誼,總有訴求,但走在隊伍裡的每個人,有可能是呼朋引伴來郊遊
  3. ,或是弱勢連線來相挺,當然也可能是搖旗吶喊表達訴求,或是借機搏版面想被
  4. 「看見」。
  5. 所以參加遊行的人,和主題或訴求的關係,或進或遠,極端甚至無知無覺,參加
  6. 遊行的團體,彼此之間的立場或利益,也是充滿張力的。只不過往年包裹在有夠
  7. 力˙反歧視˙愛很大˙向前行的口號中,還可以含混自己找個位置走進來罷了,
  8. 彼此的差異和矛盾沒有被挑明。
  9. 我完全同意運動策略上有先後有輕重有緩急,此刻最重要的攻略點是否要往多元
  10. 成家推進?這可以討論。但如果(我是說如果,因為草案審完到底會如何目前還
  11. 不知道)多元成家的論述擠壓到其他議題,那就很可議了;如果你支持多元成家
  12. 但是要跟其他議題切割,那憑什麼別人要來一起相挺?
  13. 日日春和皮繩愉虐邦每年都有來遊行,如果多元成家通過了,但它沒有成為反轉
  14. 污名的前哨戰,反而鞏固性愛專/單一的夢幻價值,你幸運成家了,不能成家的
  15. 劣菜,提供性服務的工作者,有得到什麼好處嗎?搞不好恰恰相反,男同志結婚
  16. 後去man spa「按摩」,反而讓師傅觸犯通姦罪。如果多元成家通過了,沒有要
  17. 繼續往更多壞性實踐的鬆綁推進,會不會同志在婚姻關係中更難與另一半出櫃-
  18. 若玩了什麼綑綁鞭打,哪天關係搞差了,反而會被拿來控訴家暴?
  19. 如果你對這些議題無感,只想開心成家與另一半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,那就直接
  20. 挑明吧。
  21. 成家不是只有辦桌吃飯,辦桌也要資本,如果今天身障同志站出來談工作權,他
  22. 說:「我就是看不到,憑什麼我這樣的人沒有生存空間?沒有多少工作可做?」
  23. 你要不要和他站在一起?明天愛滋感染者站出來反對蓄意傳染的法條,你知道曾
  24. 有法官說:「她如果知道你是愛滋病患,怎麼可能還跟你結婚?」以此為理由判
  25. 准離婚(還可能有蓄意傳染之虞),你能不能和他一起批判讓感染者無法成家的
  26. 惡法?
  27. 不光采的性身分,如何可能成家?就算成家,針對壞性而來的排除驅逐矯正規訓
  28. 機制,隨時都等著啟動。有人說,同性戀可以結婚會散播愛滋然後吃垮國家預算
  29. ,你回應同性戀不等於愛滋;有人說,在國小推動同志教育會提倡性濫交,你回
  30. 應同性戀不等於性濫交;有人說,同性戀成為風潮後接下來是人獸交和戀童癖,
  31. 於是還是那句老話同性戀不等於人獸交戀童癖。同性戀當然不等於愛滋不等於性
  32. 濫交也不等於人獸交戀童癖或是其他奇性怪癖,只不過,陽光健康開心活力同性
  33. 戀(或同志)們,你能忍受誰跟你走在一起(只要不要在我身邊我看不到就好)
  34. ?你能忍受聽誰跟你說話(只要不上台講話讓社會大眾以為同性戀等於XX就好
  35. )?到底,誰能當你的同路人?
  36. 如果遊行只是聯誼,那搞運動的不用來了;如果遊行沒有要對社會的不公義說話
  37. ,那其他非同志的社運或弱勢團體也不用來了;如果遊行沒有要連續的對峙性污
  38. 名,那不在本次訴求範圍內的性主體性身分都不用來了;如果你看不爽誰,聽不
  39. 得誰,那也就直說,該切割的切割,該排除的排除,這樣也不錯,至少不要用反
  40. 歧視去污名的美麗口號來詐騙呼嚨那些你看不起的人挺你。
  41. 最後,什麼樣的人是同路人,總得要去認識去檢證「那些人」(娼妓主奴感染者
  42. 甚至人獸交戀童)到底有沒有造成實質的傷害,而不是在外部用違法或敗德,簡
  43. 單的排除。同性戀也曾違法,更是被說敗德,我們常說同性戀不偷不搶不拐不騙
  44. 也不殺人放火是有什麼問題?這樣的自我辯駁也請用在你討厭的人身上。否則,
  45. 你又跟那些僅憑感覺說同性戀很噁心的人,有何不同?如果你也懂這道理,你也
  46. 知道「那些人」不偷不搶不拐不騙也不殺人放火沒有傷害了誰,但總之此刻同性
  47. 戀翻身了,你精明的知道幹嘛去跟那些社會觀感差的人攪在一起,你有你在意的
  48. 事,你也只在意你想要的東西,那我只能說,我們真的不同路。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